申万宏源证券开户

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投资理财 >> 浏览文章
投资理财

国元信托撞上“连环爆” 4个政信项目接连违约

时间:2019年12月18日 炒股配资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佚名 【字体:

  一向倚重地方政信业务的国元信托“流年不利”。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国元信托史上第一只违约产品——“国元·安盈·201702003号”兑付延期至2019年11月30日之后,再次出现延期。
  
    另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我们早先已经收到通知,本应于2020年1月完全到期的‘国元·安盈·201705032号’也将延期兑付。”
  
    与此同时,“国元·安盈·201703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及“国元·安盈·20170204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地方政信类产品均于近期出现延期兑付。
  
    上述4个项目涉及贵州都匀、贵州毕节、贵州安顺及陕西韩城等多个区域,面对兑付难题,国元信托将采取何种应对方式?记者连日多次致电国元信托数位高管,并向公司发送采访函件,但对方始终未予回应。
  
    一只产品二度延期
  
    国元信托由安徽国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起设立,创立于2001年12月20日,目前公司注册资本为30亿元。
  
    “国元·安盈·201702003号”是国元信托2001年成立以来首次出现延期兑付的信托计划。
  
    这只产品成立于2017年年中,分ABCD共4类发行,年化利率为6.5%-7%,总计募集金额为9310万元,信托资金用于向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清水江城投”)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主要用于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整体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担保方”)为融资方按约定偿还贷款本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该产品本应于今年8月22日全部到期,但融资方申请延期至11月30日兑付,延期开始之日至实际兑付日利率上调至10%/年。然而时至今日,这只产品依然没有完成兑付。
  
    据了解,国元信托于12月5日向投资者发送了《“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事务管理报告(第四次临时公告)》。这份公告显示,11月30日融资方、担保方及都匀经开区金融工作办公室再次向该司出具了《配资公司 “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还款计划(初步方案)》,新领导班子对方案进行了详细估算,主要内容为:1、2019年12月25日前支付逾期后的贷款利息;2、自2020年3月25日至2020年12月25日,按月清偿部分本金(平均每月归还10%左右),如果收到土地出让金,提前偿还信托贷款本息;3、还款资金来源,即土地出让金收入、上级政府发行债券资金、专项化债资金以及其他资产处置收入;4、协调追加黔南州一家国有企业提供担保。
  
    “该项目逾期后,我司组织多方力量进行催收,包括与融资方上级政府部门协商等,但因客观经济环境影响,催收效果不明显。其他债权人通过司法诉讼等方式的维权努力也进展甚微。融资方、担保方及都匀经开区之前主动提出的还款承诺未能如期履行,鉴于此情形,我司尚未对该最新还款方案发表意见和征求投资者意见。目前融资方及上级政府部门已申请贵州省金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正在组建的专项化债资金池的额度,并积极处置资产。我司将维续尽最大可能积极清收,跟进土地出让情况,并将工作进展及时予以披露,维护受益人权益。”国元信托在公告中如是表示。
  
    “我们当然不满意,项目一再延期,等于两次违约,这样的方案不敢相信却又没有办法。”一位投资者说。
  
    又一产品提前宣告违约
  
    “国元·安盈·201702003号”兑付无门的同时,国元信托发行的另一只贵州地方政信项目——“国元·安盈·201705032号”也因融资方资金吃紧提前宣告“违约”。
  
    “国元·安盈·201705032号”分ABCDEF共6类发行,目标年化收益为7.6%-7.8%,总计募集金额为1.3亿元,本应于2020年1月全部到期。融资主体为毕节市七星关区新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新宇建投”),信托资金用于补充新宇建投的流动资金。毕节市开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开源建投”)为借款人偿还贷款本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据记者了解,国元信托于11月中旬向相关投资者发送《“国元·安盈·20170503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还款及分配方案征询意见函》称:“受宏观政策影响,融资方及担保方的融资渠道收窄,加之债务集中到期,目前资金周转困难,导致贷款无法按时偿还。我公司持续催收,并与融资方充分协商,要求其尽一切可能筹集还款资金。现融资方正式来函,申请延长贷款期限,承诺将通过采取积极融资、处置资产等多种方式筹集还款资金。”
  
    根据融资方提出的申请,该信托计划将做出如下还款及分配方案:
  
    1、该项目每期到期日,融资方偿还该期贷款金额的30%及到期利息;
  
    2、2020年5月15日,融资方偿还信托贷款总规模30%及到期利息;
  
    3、2020年10月15日,融资方偿还剩余本金及到期利息;
  
    4、自信托计划各期到期日后一日起,除信托合同约定的预期收益之外,受益人还将获得融资方承诺提高贷款利率而支付的资金【投资的资金×2.5%/365×实际延期天数】;
  
    5、增加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在原保证合同继续有效的基础上,融资方已同意增加担保措施,新增担保方为毕节市德溪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发行过专项债券,信用评级AA)。受托人将在延长贷款期限的相关协议签订后与担保方办理担保合同签订事宜。
  
    国元信托在征询意见函中表示,如上述方案获得代表信托单位三分之二以上的受益人同意,公司将按照上述方案与融资方、担保方等办理相关手续;如上述方案未获得代表信托单位三分之二以上的受益人同意,国元信托将继续全力催收,直至采取司法诉讼等手段。
  
    一位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我并没有就上述方案作出表态,但之后国元信托单方面通知说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受益人同意了这个方案,也就是目前必须按照融资方提出的还款分配方案进行。”
  
    根据该产品《2019年第三季度信托资金管理报告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宇建投总资产为194.24亿元,负债总额74.74亿元,所有者权益119.50亿元。担保人开源建投资产总额919.23亿元,负债总额363.39亿元,所有者权益555.84亿元。
  
    另有两政信项目违约
  
    引发外界关注的是,除了上述贵州都匀、贵州毕节两单政信业务违约之外,国元信托在贵州安顺市的一单政信项目(“国元·安盈·201703003号”)也出现违约。此外,国元信托在陕西韩城的一单地方政信项目(“国元·安盈·201702045号”)同样集中在下半年出现违约。
  
    也就是说,2019年下半年,国元信托已经集中爆发了4单政信项目违约。
  
    面对多只项目爆发兑付危机的情况,国元信托将采取何种应对方式?目前该司政信业务规模体量如何?是否对相关业务进行风险预测?又是否会调整主攻地方政信的方向?记者连日多次致电国元信托数位高管,并向公司发送采访函件,但对方始终未予回应。
  
    在信托业内,国元信托一向风格低调。
  
    截至2018年12月末,国元信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77.63亿元;固有资产74.45亿元。2018年,国元信托营业收入为5.78亿元,同比下降近两成,净利润3.68亿元,同比下降近三成。
  
    根据年报,公司不足2000亿元的信托资产中,有多达48.59%分布于基础产业,而分布于房地产业的信托资产仅为1.29%。
  
    一位央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分析:“地方政府控股的信托公司早年偏好所在区域的地方政信项目,一直安全无虞。后来陆陆续续走出所在区域拓展至其他省份的政信项目,在经济形势更好的年份也没有出现问题,使得很多公司越来越相信自己的交易逻辑。眼下不少地方政信项目出现延期兑付危机,主要集中于中西部经济欠发达省份的区县级平台,也反映出当时金融机构展业的区域选择问题。此外,如果这类项目不是自行主动开拓而是经由三方介绍,处理起来会更加麻烦棘手。”
  
    2019年以来,监管部门对房地产信托的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持续加码,基础产业类信托的发行成立开始步步升温。
  
    中国信托业协会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末,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86万亿元,在资金信托中占比15.45%,同比增长5.55%。三季度新增规模为1396.02亿元,同比增加60.34%,延续了自201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增规模持续上升趋势。
  
    业界观察人士表示,由于积极财政政策推动下的基建项目短期反弹,信托资金流向也有明显体现,但是考虑本年度政府专项债额度用尽以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信政合作业务模式转型仍须未雨绸缪。
  
    另有业界观察人士分析认为,在房地产信托严格限流,基础设施类信托“逐步抬头”的当下,出现个别案例暴雷属于正常现象,但一定要适量控制相关业务的规模额度。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期货配资
  • 旅游
  • 收藏